叶子

目前深陷霹雳大坑,因为美人众多乐不思蜀。

叶随风去与愁别,道心藏白无余说。

本章cp预警,秋宇←all单箭头,入魔原创师弟→道无余²,白紫、白金(不是同一个白),以及道无余x风愁别,有ooc。

  秋宇看似冷静毫无破绽的告别,在学海无涯中,他大概是第一个跑的这么快这么早的执令了……

  “不知为何”学海无涯中有一些人很不对劲,不像是好友/弟子/同修/执令离开,反而如同为爱所拒一般略有一些“失魂落魄”的感觉。

  (不知为何?秋小宇你摸着良心再说一遍?)

  (秋宇:我说不知就不知!)

  说真的不是秋宇怂,而是……这一副修罗场的样子再不跑就……跑不了了。

  弦知音太史候就算了……老师内敛太史候傲娇,可是旁边那个疏楼龙宿……秋宇一脸的不堪回首,这家伙才真的难对付,溜了溜了,找我家亲爱的别愁小弟去了。

  ……

  道无余:……道无余²你给我出来!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墙头!这些人怎么回事!你不是一心向道吗!

  道无余²:我什么都没听见不知道!自己扒记忆别烦我!

  道无余:……

  师尊大人气的差点都在自家乖乖少白面前装不下去为人师表的高冷风度了……

  (少白:师父你的风度早就掉没了~弟子只是装看不见而已~)

  “少白…”道无余好笑又无奈的喊了风愁别一声,“你刚刚在想什么?”

  “啊?师父!少白刚刚什么都没想”风愁别努力作出一副很无辜很天真的表情,乖乖的给师父卖了个萌。

  “你呀……”道无余用手轻轻拍了拍风愁别的头,“别以为为师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再不乖,罚汝抄道德经。”

  “师父~”风愁别绕到道无余身后趴在他的肩膀上搂着道无余的腰撒娇,“少白很乖的~~~”

  “好了好了,说你一句话都不行了,为师是不是太宠着你了?嗯?”道无余装模作样的板起脸来,眼中却带着笑,将手覆盖在腰间那双手上,两只手握在一起,就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

  此心安处是吾乡,哪怕是另一个相似而又不同的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好。玄宗还有苍/苍师兄在,我们也该……做自己要想的事了。

  (先意思意思心疼一秒苍师兄)

  灵魂深处的小白默默跟白帝一起蹲墙角,白帝伸手捂住了小白的眼睛,“乖,别看,会瞎。”

  “可是……我们现在又没有身体捂住眼睛有什么用。”小白乖宝宝提问道。

  白帝:……

  白帝:“孤渲染一下气氛”

  内心:孤怎么不记得自己这么单·蠢!你会不会看气氛说话!完了完了孤的智商怎么降低到跟小白一样了,居然闹出这种笑话。

  小白乖乖巧巧:“哦”

  白帝看着乖巧的自家半身再想着外面那群奇奇怪怪的师兄,龙皇护崽的心理蹦了出来,心里给六个人挨个打了个叉,连龙都不是还想调戏我家小白?你们做梦,哼。

  远方赶来的秋宇,我好像听到有人喊我?

  白帝:圣隐你可以走了!孤没喊你!

  (某个世界,跟圣隐在一起了的白帝,膝盖突然一疼。)

  另一个地方

  “道无余……”白发的魔斜倚在树干上,身为魔,从来都是冷酷绝情的,但是……道无余是不同的……

  “师兄啊……”一声低叹,在这安静的不像话的森林中响起。

  他执念了这么多年,心心念念,放不下忘不掉却又舍不得得不到的师兄啊……怎么能……与别人一样……

  喝过一坛酒之后转头离开,在玄宗逗留意味着什么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可是如果什么都能那么理智,也不至于……变成魔。

  我应该说感谢吗?师兄。

  你居然还记得给当年的师弟留下来这条喝酒的路,还相信我……不会用这条路,做别的什么……

  亦或者,为了给离家的师弟留这条路,你花费了很多时间来布置,以防止别人拿来做攻入玄宗的道具?

  你为什么能一直这么温柔,又一直那么,冷漠,师兄啊……

  来去无影,只留下一声长叹,一个空坛,半分魔气,几缕情丝。

  道无余²把可以灵魂出窍了的道无余踢了出去,然后在神秘男子离开之后默默现身,净化了魔气、将酒坛放进了旁边的地窖里,这是第一千三百四十八坛醉相思,他曾经最疼爱的小师弟……离开玄宗的第一千三百四十年整。

  叹息一声,他果然还是不懂,不懂什么是情,更不懂为何情深。

  明明小师弟天赋异禀,丝毫不在他之下,却为了一个道无余……把自己折腾成这番模样,这值得吗?

  道无余²虽然看多了这般人,却依然困惑,依然不懂。

  道无余在一边看着,他曾经……也是不懂的,直到看见那个少年,一次次在噩梦中惊醒。

  看着他奔波劳碌苦不堪言,看着他四处寻求只求一线生机,看着他……在别人受伤之后沉睡千百年的时候,他只能自己逼迫自己挣扎着醒来,因为他还要复活他的师尊……

  看着他说“师父会记得少白吗?”

  怎么能忘记,怎么能不记得,少白,我的少白……师父怎么可能忘记你,怎么能……忘记你受了这么多苦这么多累,怎么可能不心疼、不后悔。

  这个少年,教会了他,原来那种心疼……叫作动情

  他绝对不会……再让这个孩子……受到伤害。

  ————

  悔吗?

  一步错步步错,到如今……到如今……

  悔吗?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人,吾之……少白啊……

  悔吗?与当初以为志同道合的好友决裂反目成仇最后被对方所杀……

  悔吗?不是不敬不是不爱,只是……或许昏了头,居然对师尊下此毒手。

  悔吗?当日同修,如今敌仇。

  悔吗?玄宗六弦四奇十道子……到如今……支离破碎,再无重聚之日。

  悔吗?当年备受宠爱的小师弟,当年看着自己眼中满是信赖的小师弟,已经因为不愿意一起沉沦而就此消失……

  少白……少白啊……

  吾不后悔就此沉沦,亦不后悔判叛出玄宗,只后悔……为何一定要杀了师尊,为何一定要……逼你亲手杀了师尊……

  明明当初……正式因为这份赤子之心,吾才会为你吸引,最后却……最后却……

  恍然还记得,他被伏婴师带走,被救回之时,所执念所害怕的……不是自己险死还生,而是一直挂在口中的……当初那一句句呢喃“师父,我不是叛徒”……

  师父……少白没有背叛玄宗,不是我……

  这是他的心魔……你为何,如今才想起……这是他最害怕发生的事情……

  紫荆衣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当初,那个少年带着天真懵懂的笑容,来到药庐,那双眼睛……透彻到一眼就能看进心里去,他笑着对他说,“师兄”

  少白……我……的……少白啊……

  下辈子……你会……原谅师兄吗?

  ……

  “师兄,你在开玩笑吗?”

  “是啊,师兄在开玩笑,这是师兄新研制的药物,你……”

  这个声音,是少白?什么药?紫荆衣恍然想起,这是在让少白对师父下毒……少白!你回来!

  心中呐喊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然后眼睁睁看着少白答应的干脆,然后……

  他死在那个山顶……伏婴师……伏婴师!

  他恨不得杀了伏婴师,更恨不得……杀了自己……少白……

  最后的最后,紫荆衣与金鎏影死在那个执念入魔的师叔手上,因为“残害同门意欲弑师”。

  当然,触动这个人杀念的是意欲弑师,残害同门他又不是没做过。

  少白……你死的不值啊……

  一心信任的师兄出卖了你,不忍下手的师父师兄愿意接纳害你的凶手……

  我是……最大的凶手

  记得最后,道无余说,“住手”

  师父……原来就算是这样,你也没想过,杀了我,杀了我们……

  那为什么……之前……

  再次从噩梦中惊醒,环顾四周,似乎又是在自己的房中?这次是梦,还是真实?

  “紫荆衣,吾有事找你”来的是金鎏影,不是少白,紫荆衣松了一口气。

  ——

  你可曾后悔?

  可曾后悔……我……想说自己从未后悔……

  可,为什么,却说不出口?

  师父……好友……少白……

  我曾经后悔的事情有很多,可最后悔的,最念念不忘的,却只有……你们啊……

  当初动手的时候不曾难过,可是后来,再细想,当初相处时那一字一句,具是变成了利刃,一刀又一刀的扎在最柔软最疼的地方,鲜血淋漓,却还是忍不住去想。

  一刀一刀,凌迟着自己。

  可是这痛,却更让他清醒,被最爱的师兄亲手灭口,你有多痛?被自己养大的弟子所害,师尊可怨?被我亲手所杀,好友……你可后悔当初?

  我们都太会隐瞒,太过多疑,不曾理解过对方

  所以最后才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所以我虽然心痛遗憾,却不至于化作执念。

  可是少白,他是不同的。

  他从来不曾误会,从来信任不疑,也从来,不愿背叛
  少白,这次,师兄不逼迫你,也不会再……让你知情了……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