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目前深陷霹雳大坑,因为美人众多乐不思蜀。

叶随风逝与愁别,道心藏白无余说。

补齐三千字整,
风愁别x道无余师父复活结局后穿越而来且无差,秋宇大哥修罗场小部分剧情,少白²的修罗场,道无余²并没有cp。以及确定了小白跟白帝cp大哥秋宇(圣隐)。师父大人真·高岭之花,无cp
预警,欢脱,ooc,不要太大期望,以上。

  少白

  我叫风愁别,曾经的少白,二周目,嗯,当然,现在我并不能动,因为一起控制身体的是个一周目,等我愉快的看着他救回师父父,我就可以回家见师父啦!

  话说回来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师父我居然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跑到这种地方来,心情郁闷到无以复加。

  不过我发现这个玄宗……四不四有点不大对劲?

  师父父……说好的……等我自己掉水里呢?你怎么偷偷跑过来围观?难道……

  少白突然有点兴奋,师父也来了!好想师父!看见师父好开心!

  咳咳,拜见师兄……诶小白你等等别拜紫衣!先拜见金衣那个!他小心眼!

  小白并没有听见,然后风愁别默默查看师兄好感……

  这一查了不得……

  除了师父全是快满的……就差一点就能……攻略那种……

  抬头又低头仔细看了三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之后……风愁别想撞墙,讲道理嘛师兄们!别拦着我救师父啊!

  诶等等……对哦……这次师父不用死了不就不用救了嘛……

  然后师父的好感……时而爆表时而为零……

  风愁别:→_→

  秋宇

  一觉醒来心情略复杂,看了n个自己跟各种人(男女通吃)的结局……心好累啊……

  弦知音……那可是老师……秋大宇你作死呢?(扶额)太史候……那丫死傲娇谁喜欢他谁倒霉,没看见那个秋二宇那么惨吗,靖沧浪……这是鱼……鱼龙混杂什么的……感觉不算什么好词秋三宇你真的感觉没问题吗?算了不说你了……那个疏楼龙宿?算了吧别抢别人男人好吧?剑子仙迹怎么没打死你啊秋四宇!至于少白……相爱相杀伪骨科……厉害了啊秋小宇?你们熊的!至于其他妹子之类的……算了吧算了吧,看完了几场戏整个人都沧桑了。不过还是决定愉快的去找弟弟去了,等等秋宇你回来!你都知道这是死敌不是弟弟了!

  没办法其实秋宇完全是……被吓跑的……因为以上提及未提及的一群人都……入戏太深,估计是把秋宇梦见的那些东西当做了自己的真实经历,或者本身就是真实经历,所以……求放过……

  至于秋宇为什么知道的……

  (太史候近来似乎……有些奇怪?

  莫非……

  这倒是有趣……

  秋宇观察了几天之后笑而不语,嗯,眼中含愧,心中有情,呵呵,果然……

  老师啊……你怎么也……

  秋宇状若无知的继续跟弦知音聊天,心下确实略有些头疼,试探这种东西……果然要命啊……

  疏楼龙宿……呵,又一个,秋宇已经内心毫无波动了,才怪,这位……学兄……真的是……肆无忌惮。

  靖沧浪……第四个,秋宇心中哀嚎,有完没完啊!

  你们爱咋咋地,呵,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愁别!好弟弟!靠你了!

  发现愁别不是同一个情况的秋宇喜极而泣。

  然后……秋宇发现其实是同一个情况……只不过……不是跟老师他们同一个,而是跟自己同一个情况……身边围了一堆这种情况……

  太惨了……我们兄弟真的是惨……

  哦,愁别更惨……全都是师兄,躲不开……

  可是愁别是个傻白甜……根本不用躲开啊……秋宇忧郁了。

  你们再送上门来我就真的下手利用了啊各位!之前顾及老师不太想做,你们别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的!摔桌!)

  少白

  入门先跟师兄学音律和典籍,看着小白老老实实的学习……哦不是,被师兄刷好感,风愁别都捂脸不忍心看了,这简直是修罗场的节奏。

  又到了一周一度的苍翠抢师弟环节……小白纠结的一边刷了一次然后把风愁别踢出去了,你来吧大佬,我撑不住了。

  风愁别虽然知道自己是个傻白甜(但是还是忍不住捂脸,有点感叹自己真的是……很天真很单纯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少白,已经是风愁别,赤子之心扔在,却少了几分少白那不假思索信任的天真啊……

  毕竟……经历了金紫两位师兄的背叛,再加上……大哥最后的那一刀,已经教会了风愁别最基本的戒备。

  不过师兄们嘛……正好想念师兄了,但是我选择师父,师父我来啦!

  于是风愁别奔着师父就去了,丝毫不管师兄们那期盼的眼神。

  苍:师弟……说好的找我论道呢?

  翠:师弟……音律还要继续修啊……没到入门考试的标准呢……

  金:师弟?说好的晚上睡不着来找我呢?

  (道无余:呵,这可是我家乖乖少白。)

  风愁别:师父~我终于又见到你啦!

  道无余:少白乖,这些年,辛苦你了。

  风愁别:为了师父,怎么能算是辛苦。

  道无余:咦,你?

  风愁别:哦,这是小白,他应付不了师兄们了所以才让我出来的,我本来只能看着他走过大劫,然后就可以回去见您啦……

  道无余:嗯,以后你我一起多教导他,入门考试就不必去劳烦你两位师兄了。

  风愁别:好啊好啊。

  道无余:几个小家伙,你们跟这个少白我管不着,但是我家少白嘛……却是不能相让的。若是两个人分不清楚……莫怪为师……不留机会呀……

  道无余²:→_→你这话可以说的再违心一点……只要你家风愁别在少白身上,你就不可能允许别人亲近我家小徒弟……

  道无余:怎么?眼红了?你也可以试试,不过我家少白……为了复活我历尽了千辛万苦,我可不舍得看着另一个他再这样辛苦下去,想想都心疼。

  道无余²:你也不怕他听见吃醋?

  道无余:你不懂,少白自然是了解我的想法的,怎么可能会误解。

  道无余²(内心):这绝对不是我!我没这种到处撒狗粮的习惯!

  道无余撇了道无余²一眼:因为你没有人可以一起撒啊。

  道无余²:呵。

  道无余²一脸冷漠的在自己身体里面看着外面那个家伙跟他自己的小徒弟亲亲我我……然后转头回了精神世界里看书去了,辣眼睛!对于冷情了n久的宗主来说,爱情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让他感兴趣,感兴趣的只有……跑出来抢风愁别的烤仙鹤的时候(师父大人!形象!)是的,性取向为大道的道无余²冷漠的想着。

  小白更多的则是欲哭无泪,等……等等……师尊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干的啊啊啊……完了完了师尊不要我这个弟子了怎么办。

  傻小白,你家师父不会迁怒的,冷静。

  “今天学乐理,少白,过来”道无余看着自家小徒弟,嗯,教导了这么多年的风愁别跟现在的小白完全是两个档次的,小白的琴……道无余想着当初风愁别还是少白时偶尔听见的琴音默默给负责教导新入门师弟的翠点了个蜡。

  曲目当然不只是凤求凰之类的……毕竟……这可是道无余²跟小白的身体,用别人的身体这样做总归是不太好的,但是怎么说呢……琴音含情,心为一体,情归一处,怎么可能不在琴音中带出来……

  这琴音之中一来一往之间,满满的都是缠绵的情丝。

  更何况,就算是身为道子含蓄而内敛,但是看心上人的眼神跟其他人又怎么可能完全一样?故而……师兄们怕是有些伤心的日子了

  允悲(这都怪谁啊!)

  师徒两个日常“加深感情”之后开始一内一外的教小白弹琴,风愁别在内道无余在外,至于道无余²?他在想办法让道无余刻录了很多典籍之后就表示天不塌别喊我我要去学习(不是)——去了。

  平静如水的高岭之花师父大人表示很嫌弃外面那个自己,不过想想……这么多年来日夜相处易,对道无余而言被一个人心心念念放在心里也易,可是……面对一个自己心怀愧疚的少年多年不加掩饰的期望与不解,再加上自己心中寄予的厚望与不舍,这本来,已经是特殊。更何况这个孩子……奔波劳累不辞辛苦,为了一线生机而四处求索,为了复活自己而付出一切代价,怎么可能让人……不心疼。但是理解归理解,未曾被什么打动过的师父大人还是表示嫌弃外面那个道无余辣眼睛的行为。

  小白学琴的时候就没有风愁别那般被“手把手指导”的待遇了,毕竟……那姑且也算是情趣,就算是小白再怎么天真懵懂,也不会这么作死的,风愁别在身体里面看着呢……当着他的面调戏他的师尊是不想过了吗?

  于是琴音也瞬间正经了起来,仿佛一阵清风拂过,吹散了方才的暧昧。

  白帝在一边微笑的看着自家半身被修罗场,类似于……活该,让你们欺负我儿子(不是)的感觉,把自己那个少白玩死了然后跑我们家半身这里玩我爱你我不说?你们搞笑呢?有孤在你们谁!都!别!想! 
  陛下,您真的不是监守自盗?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