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

目前深陷霹雳大坑,因为美人众多乐不思蜀。

啊啊啊渡末莲你大爷!鬼蜮的你们都等死啊!我的伽蓝美人嘤嘤嘤

【记脑洞备忘】关于公开处刑

  公开处刑最为致命。

  尤其是……当着那么多熟人的面,还当着对方的面,被公开处刑。各种自己确实曾经做过但是真的不是那样的事情被剪辑起来放在一起……公放,太残忍了。

  枫岫主人捏着扇子瞪着眼睛看着自家寒光一舍上方那个巨大的无法遮掩不能打碎的光影,听着一耳朵的自己曾经说过的话,还有配上的背景音跟歌词……

  枫岫现在有九个字一定要说: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扇子下面纠结的表情如果被人看见了绝对就是枫岫主人一生的黑历史。

  无衣师尹:(笑容渐渐消失)我……没……

  

按下良心放下节操我终于还是打了……金紫线

这两条线……建议还是走一下虽然心绞痛但是……不走会错过很多东西,例如师父的一些剧情还有就是师父对少白毫不保留的信任以及对金鎏影的关爱……我是捂着胸口刷完的,虐是真的虐但是酸爽也是真酸爽,尤其是做卧底被师兄教训那里,打的相当痛快,然后就是……表白,众所周知这游戏告白在一起都很含蓄,但是金紫……就有福利,虽然是跟虐一起的,尤其金线,建议三个结局一次满足。
告白对师兄说生死相随,师父面前说喜欢师兄然后师父说逆徒,孽缘,后来悔悟苍师兄对金说他对你……你居然xxx
外加背叛后的再次背叛卧底线,师兄你还不醒悟吗……这一堆话,你对他情深至此他值得吗之类的……

感情线最露骨,最虐,也最考验心脏功能的线路大概就是……这个了……金线卧底……

叶随风去与愁别,道心藏白无余说。

本章cp预警,秋宇←all单箭头,入魔原创师弟→道无余²,白紫、白金(不是同一个白),以及道无余x风愁别,有ooc。

  秋宇看似冷静毫无破绽的告别,在学海无涯中,他大概是第一个跑的这么快这么早的执令了……

  “不知为何”学海无涯中有一些人很不对劲,不像是好友/弟子/同修/执令离开,反而如同为爱所拒一般略有一些“失魂落魄”的感觉。

  (不知为何?秋小宇你摸着良心再说一遍?)

  (秋宇:我说不知就不知!)

  说真的不是秋宇怂,而是……这一副修罗场的样子再不跑就……跑不了了。

  弦知音太史候就算了……老师内敛太史候傲娇,可是旁边那个疏楼龙宿……秋宇一脸的不堪回首,这家伙才真的难对付,溜了溜了,找我家亲爱的别愁小弟去了。

  ……

  道无余:……道无余²你给我出来!你哪里来的这么多墙头!这些人怎么回事!你不是一心向道吗!

  道无余²:我什么都没听见不知道!自己扒记忆别烦我!

  道无余:……

  师尊大人气的差点都在自家乖乖少白面前装不下去为人师表的高冷风度了……

  (少白:师父你的风度早就掉没了~弟子只是装看不见而已~)

  “少白…”道无余好笑又无奈的喊了风愁别一声,“你刚刚在想什么?”

  “啊?师父!少白刚刚什么都没想”风愁别努力作出一副很无辜很天真的表情,乖乖的给师父卖了个萌。

  “你呀……”道无余用手轻轻拍了拍风愁别的头,“别以为为师看不出来你在想什么,再不乖,罚汝抄道德经。”

  “师父~”风愁别绕到道无余身后趴在他的肩膀上搂着道无余的腰撒娇,“少白很乖的~~~”

  “好了好了,说你一句话都不行了,为师是不是太宠着你了?嗯?”道无余装模作样的板起脸来,眼中却带着笑,将手覆盖在腰间那双手上,两只手握在一起,就仿佛握住了整个世界。

  此心安处是吾乡,哪怕是另一个相似而又不同的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好。玄宗还有苍/苍师兄在,我们也该……做自己要想的事了。

  (先意思意思心疼一秒苍师兄)

  灵魂深处的小白默默跟白帝一起蹲墙角,白帝伸手捂住了小白的眼睛,“乖,别看,会瞎。”

  “可是……我们现在又没有身体捂住眼睛有什么用。”小白乖宝宝提问道。

  白帝:……

  白帝:“孤渲染一下气氛”

  内心:孤怎么不记得自己这么单·蠢!你会不会看气氛说话!完了完了孤的智商怎么降低到跟小白一样了,居然闹出这种笑话。

  小白乖乖巧巧:“哦”

  白帝看着乖巧的自家半身再想着外面那群奇奇怪怪的师兄,龙皇护崽的心理蹦了出来,心里给六个人挨个打了个叉,连龙都不是还想调戏我家小白?你们做梦,哼。

  远方赶来的秋宇,我好像听到有人喊我?

  白帝:圣隐你可以走了!孤没喊你!

  (某个世界,跟圣隐在一起了的白帝,膝盖突然一疼。)

  另一个地方

  “道无余……”白发的魔斜倚在树干上,身为魔,从来都是冷酷绝情的,但是……道无余是不同的……

  “师兄啊……”一声低叹,在这安静的不像话的森林中响起。

  他执念了这么多年,心心念念,放不下忘不掉却又舍不得得不到的师兄啊……怎么能……与别人一样……

  喝过一坛酒之后转头离开,在玄宗逗留意味着什么他心里比谁都清楚,可是如果什么都能那么理智,也不至于……变成魔。

  我应该说感谢吗?师兄。

  你居然还记得给当年的师弟留下来这条喝酒的路,还相信我……不会用这条路,做别的什么……

  亦或者,为了给离家的师弟留这条路,你花费了很多时间来布置,以防止别人拿来做攻入玄宗的道具?

  你为什么能一直这么温柔,又一直那么,冷漠,师兄啊……

  来去无影,只留下一声长叹,一个空坛,半分魔气,几缕情丝。

  道无余²把可以灵魂出窍了的道无余踢了出去,然后在神秘男子离开之后默默现身,净化了魔气、将酒坛放进了旁边的地窖里,这是第一千三百四十八坛醉相思,他曾经最疼爱的小师弟……离开玄宗的第一千三百四十年整。

  叹息一声,他果然还是不懂,不懂什么是情,更不懂为何情深。

  明明小师弟天赋异禀,丝毫不在他之下,却为了一个道无余……把自己折腾成这番模样,这值得吗?

  道无余²虽然看多了这般人,却依然困惑,依然不懂。

  道无余在一边看着,他曾经……也是不懂的,直到看见那个少年,一次次在噩梦中惊醒。

  看着他奔波劳碌苦不堪言,看着他四处寻求只求一线生机,看着他……在别人受伤之后沉睡千百年的时候,他只能自己逼迫自己挣扎着醒来,因为他还要复活他的师尊……

  看着他说“师父会记得少白吗?”

  怎么能忘记,怎么能不记得,少白,我的少白……师父怎么可能忘记你,怎么能……忘记你受了这么多苦这么多累,怎么可能不心疼、不后悔。

  这个少年,教会了他,原来那种心疼……叫作动情

  他绝对不会……再让这个孩子……受到伤害。

  ————

  悔吗?

  一步错步步错,到如今……到如今……

  悔吗?亲手杀了自己最爱的人,吾之……少白啊……

  悔吗?与当初以为志同道合的好友决裂反目成仇最后被对方所杀……

  悔吗?不是不敬不是不爱,只是……或许昏了头,居然对师尊下此毒手。

  悔吗?当日同修,如今敌仇。

  悔吗?玄宗六弦四奇十道子……到如今……支离破碎,再无重聚之日。

  悔吗?当年备受宠爱的小师弟,当年看着自己眼中满是信赖的小师弟,已经因为不愿意一起沉沦而就此消失……

  少白……少白啊……

  吾不后悔就此沉沦,亦不后悔判叛出玄宗,只后悔……为何一定要杀了师尊,为何一定要……逼你亲手杀了师尊……

  明明当初……正式因为这份赤子之心,吾才会为你吸引,最后却……最后却……

  恍然还记得,他被伏婴师带走,被救回之时,所执念所害怕的……不是自己险死还生,而是一直挂在口中的……当初那一句句呢喃“师父,我不是叛徒”……

  师父……少白没有背叛玄宗,不是我……

  这是他的心魔……你为何,如今才想起……这是他最害怕发生的事情……

  紫荆衣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当初,那个少年带着天真懵懂的笑容,来到药庐,那双眼睛……透彻到一眼就能看进心里去,他笑着对他说,“师兄”

  少白……我……的……少白啊……

  下辈子……你会……原谅师兄吗?

  ……

  “师兄,你在开玩笑吗?”

  “是啊,师兄在开玩笑,这是师兄新研制的药物,你……”

  这个声音,是少白?什么药?紫荆衣恍然想起,这是在让少白对师父下毒……少白!你回来!

  心中呐喊却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然后眼睁睁看着少白答应的干脆,然后……

  他死在那个山顶……伏婴师……伏婴师!

  他恨不得杀了伏婴师,更恨不得……杀了自己……少白……

  最后的最后,紫荆衣与金鎏影死在那个执念入魔的师叔手上,因为“残害同门意欲弑师”。

  当然,触动这个人杀念的是意欲弑师,残害同门他又不是没做过。

  少白……你死的不值啊……

  一心信任的师兄出卖了你,不忍下手的师父师兄愿意接纳害你的凶手……

  我是……最大的凶手

  记得最后,道无余说,“住手”

  师父……原来就算是这样,你也没想过,杀了我,杀了我们……

  那为什么……之前……

  再次从噩梦中惊醒,环顾四周,似乎又是在自己的房中?这次是梦,还是真实?

  “紫荆衣,吾有事找你”来的是金鎏影,不是少白,紫荆衣松了一口气。

  ——

  你可曾后悔?

  可曾后悔……我……想说自己从未后悔……

  可,为什么,却说不出口?

  师父……好友……少白……

  我曾经后悔的事情有很多,可最后悔的,最念念不忘的,却只有……你们啊……

  当初动手的时候不曾难过,可是后来,再细想,当初相处时那一字一句,具是变成了利刃,一刀又一刀的扎在最柔软最疼的地方,鲜血淋漓,却还是忍不住去想。

  一刀一刀,凌迟着自己。

  可是这痛,却更让他清醒,被最爱的师兄亲手灭口,你有多痛?被自己养大的弟子所害,师尊可怨?被我亲手所杀,好友……你可后悔当初?

  我们都太会隐瞒,太过多疑,不曾理解过对方

  所以最后才变成了现在这幅模样

  所以我虽然心痛遗憾,却不至于化作执念。

  可是少白,他是不同的。

  他从来不曾误会,从来信任不疑,也从来,不愿背叛
  少白,这次,师兄不逼迫你,也不会再……让你知情了……

小脑洞,苍翠金

  苍看向某个地方,他仍然记得那个少年以身为柱的时候,说过的那句话,少白……终究不再是我的少白,师兄此世唯愿你一生顺遂,平安喜乐。

  翠山行停下手来,叹了一口气,“是吾等,多心了吗?师父……”你与少白究竟……罢了,终究,不是吾之少白啊……如果连我也将此之少白当做彼之少白,那个逝去的少年,又该有多伤心、多难过?

  金鎏影的支线是be,因为舍不得对师父下毒所以少白被金鎏影杀死了,后来的后来,金鎏影后悔了,却再也没有回头的路……再后来的后来……他也死了。

叶随风逝与愁别,道心藏白无余说。

补齐三千字整,
风愁别x道无余师父复活结局后穿越而来且无差,秋宇大哥修罗场小部分剧情,少白²的修罗场,道无余²并没有cp。以及确定了小白跟白帝cp大哥秋宇(圣隐)。师父大人真·高岭之花,无cp
预警,欢脱,ooc,不要太大期望,以上。

  少白

  我叫风愁别,曾经的少白,二周目,嗯,当然,现在我并不能动,因为一起控制身体的是个一周目,等我愉快的看着他救回师父父,我就可以回家见师父啦!

  话说回来好不容易救回来的师父我居然没来得及看一眼就……跑到这种地方来,心情郁闷到无以复加。

  不过我发现这个玄宗……四不四有点不大对劲?

  师父父……说好的……等我自己掉水里呢?你怎么偷偷跑过来围观?难道……

  少白突然有点兴奋,师父也来了!好想师父!看见师父好开心!

  咳咳,拜见师兄……诶小白你等等别拜紫衣!先拜见金衣那个!他小心眼!

  小白并没有听见,然后风愁别默默查看师兄好感……

  这一查了不得……

  除了师父全是快满的……就差一点就能……攻略那种……

  抬头又低头仔细看了三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之后……风愁别想撞墙,讲道理嘛师兄们!别拦着我救师父啊!

  诶等等……对哦……这次师父不用死了不就不用救了嘛……

  然后师父的好感……时而爆表时而为零……

  风愁别:→_→

  秋宇

  一觉醒来心情略复杂,看了n个自己跟各种人(男女通吃)的结局……心好累啊……

  弦知音……那可是老师……秋大宇你作死呢?(扶额)太史候……那丫死傲娇谁喜欢他谁倒霉,没看见那个秋二宇那么惨吗,靖沧浪……这是鱼……鱼龙混杂什么的……感觉不算什么好词秋三宇你真的感觉没问题吗?算了不说你了……那个疏楼龙宿?算了吧别抢别人男人好吧?剑子仙迹怎么没打死你啊秋四宇!至于少白……相爱相杀伪骨科……厉害了啊秋小宇?你们熊的!至于其他妹子之类的……算了吧算了吧,看完了几场戏整个人都沧桑了。不过还是决定愉快的去找弟弟去了,等等秋宇你回来!你都知道这是死敌不是弟弟了!

  没办法其实秋宇完全是……被吓跑的……因为以上提及未提及的一群人都……入戏太深,估计是把秋宇梦见的那些东西当做了自己的真实经历,或者本身就是真实经历,所以……求放过……

  至于秋宇为什么知道的……

  (太史候近来似乎……有些奇怪?

  莫非……

  这倒是有趣……

  秋宇观察了几天之后笑而不语,嗯,眼中含愧,心中有情,呵呵,果然……

  老师啊……你怎么也……

  秋宇状若无知的继续跟弦知音聊天,心下确实略有些头疼,试探这种东西……果然要命啊……

  疏楼龙宿……呵,又一个,秋宇已经内心毫无波动了,才怪,这位……学兄……真的是……肆无忌惮。

  靖沧浪……第四个,秋宇心中哀嚎,有完没完啊!

  你们爱咋咋地,呵,反正我什么都不知道。

  愁别!好弟弟!靠你了!

  发现愁别不是同一个情况的秋宇喜极而泣。

  然后……秋宇发现其实是同一个情况……只不过……不是跟老师他们同一个,而是跟自己同一个情况……身边围了一堆这种情况……

  太惨了……我们兄弟真的是惨……

  哦,愁别更惨……全都是师兄,躲不开……

  可是愁别是个傻白甜……根本不用躲开啊……秋宇忧郁了。

  你们再送上门来我就真的下手利用了啊各位!之前顾及老师不太想做,你们别以为这样我就没办法的!摔桌!)

  少白

  入门先跟师兄学音律和典籍,看着小白老老实实的学习……哦不是,被师兄刷好感,风愁别都捂脸不忍心看了,这简直是修罗场的节奏。

  又到了一周一度的苍翠抢师弟环节……小白纠结的一边刷了一次然后把风愁别踢出去了,你来吧大佬,我撑不住了。

  风愁别虽然知道自己是个傻白甜(但是还是忍不住捂脸,有点感叹自己真的是……很天真很单纯了……)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少白,已经是风愁别,赤子之心扔在,却少了几分少白那不假思索信任的天真啊……

  毕竟……经历了金紫两位师兄的背叛,再加上……大哥最后的那一刀,已经教会了风愁别最基本的戒备。

  不过师兄们嘛……正好想念师兄了,但是我选择师父,师父我来啦!

  于是风愁别奔着师父就去了,丝毫不管师兄们那期盼的眼神。

  苍:师弟……说好的找我论道呢?

  翠:师弟……音律还要继续修啊……没到入门考试的标准呢……

  金:师弟?说好的晚上睡不着来找我呢?

  (道无余:呵,这可是我家乖乖少白。)

  风愁别:师父~我终于又见到你啦!

  道无余:少白乖,这些年,辛苦你了。

  风愁别:为了师父,怎么能算是辛苦。

  道无余:咦,你?

  风愁别:哦,这是小白,他应付不了师兄们了所以才让我出来的,我本来只能看着他走过大劫,然后就可以回去见您啦……

  道无余:嗯,以后你我一起多教导他,入门考试就不必去劳烦你两位师兄了。

  风愁别:好啊好啊。

  道无余:几个小家伙,你们跟这个少白我管不着,但是我家少白嘛……却是不能相让的。若是两个人分不清楚……莫怪为师……不留机会呀……

  道无余²:→_→你这话可以说的再违心一点……只要你家风愁别在少白身上,你就不可能允许别人亲近我家小徒弟……

  道无余:怎么?眼红了?你也可以试试,不过我家少白……为了复活我历尽了千辛万苦,我可不舍得看着另一个他再这样辛苦下去,想想都心疼。

  道无余²:你也不怕他听见吃醋?

  道无余:你不懂,少白自然是了解我的想法的,怎么可能会误解。

  道无余²(内心):这绝对不是我!我没这种到处撒狗粮的习惯!

  道无余撇了道无余²一眼:因为你没有人可以一起撒啊。

  道无余²:呵。

  道无余²一脸冷漠的在自己身体里面看着外面那个家伙跟他自己的小徒弟亲亲我我……然后转头回了精神世界里看书去了,辣眼睛!对于冷情了n久的宗主来说,爱情这些东西根本就不可能让他感兴趣,感兴趣的只有……跑出来抢风愁别的烤仙鹤的时候(师父大人!形象!)是的,性取向为大道的道无余²冷漠的想着。

  小白更多的则是欲哭无泪,等……等等……师尊你听我解释……这不是我干的啊啊啊……完了完了师尊不要我这个弟子了怎么办。

  傻小白,你家师父不会迁怒的,冷静。

  “今天学乐理,少白,过来”道无余看着自家小徒弟,嗯,教导了这么多年的风愁别跟现在的小白完全是两个档次的,小白的琴……道无余想着当初风愁别还是少白时偶尔听见的琴音默默给负责教导新入门师弟的翠点了个蜡。

  曲目当然不只是凤求凰之类的……毕竟……这可是道无余²跟小白的身体,用别人的身体这样做总归是不太好的,但是怎么说呢……琴音含情,心为一体,情归一处,怎么可能不在琴音中带出来……

  这琴音之中一来一往之间,满满的都是缠绵的情丝。

  更何况,就算是身为道子含蓄而内敛,但是看心上人的眼神跟其他人又怎么可能完全一样?故而……师兄们怕是有些伤心的日子了

  允悲(这都怪谁啊!)

  师徒两个日常“加深感情”之后开始一内一外的教小白弹琴,风愁别在内道无余在外,至于道无余²?他在想办法让道无余刻录了很多典籍之后就表示天不塌别喊我我要去学习(不是)——去了。

  平静如水的高岭之花师父大人表示很嫌弃外面那个自己,不过想想……这么多年来日夜相处易,对道无余而言被一个人心心念念放在心里也易,可是……面对一个自己心怀愧疚的少年多年不加掩饰的期望与不解,再加上自己心中寄予的厚望与不舍,这本来,已经是特殊。更何况这个孩子……奔波劳累不辞辛苦,为了一线生机而四处求索,为了复活自己而付出一切代价,怎么可能让人……不心疼。但是理解归理解,未曾被什么打动过的师父大人还是表示嫌弃外面那个道无余辣眼睛的行为。

  小白学琴的时候就没有风愁别那般被“手把手指导”的待遇了,毕竟……那姑且也算是情趣,就算是小白再怎么天真懵懂,也不会这么作死的,风愁别在身体里面看着呢……当着他的面调戏他的师尊是不想过了吗?

  于是琴音也瞬间正经了起来,仿佛一阵清风拂过,吹散了方才的暧昧。

  白帝在一边微笑的看着自家半身被修罗场,类似于……活该,让你们欺负我儿子(不是)的感觉,把自己那个少白玩死了然后跑我们家半身这里玩我爱你我不说?你们搞笑呢?有孤在你们谁!都!别!想! 
  陛下,您真的不是监守自盗?

【轩明轩】溯回

1.东方未明变成东方曦,谷月轩变成谷云飞,
2.爸爸跟妈妈是一对,但是明明跟大师兄穿越前也已经在一起了。
3.大概是会he的,让爸爸们回来,然后解释清楚,但是脑洞为狗血而开。
4.大概就是一个不崩人设不渣男的情况下合理“心理出轨”的梗
5.对于大师兄跟明明来说,妈妈很重要!所以也是合理心分成两半无法选择【你走】
6.cp无差,反正他们用的是曦爸跟飞爸的身体连亲密一点的接触都不会有。

然后下面说一点小片段,主线正在构思。

东方未明看着眼前的人,面前这个女子是他心里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他的母亲,宫夕瑶。
一声曦哥哥你回来了,叫的东方未明心中一滞,是,他现在是东方曦。之前逃离一般的下山遇见成为了谷云飞的大师兄,几乎让他忘记了自己所身处的尴尬境地。
宫夕瑶喜欢他,又或者说,宫夕瑶喜欢东方曦,至死不渝。
如果换成别的人,这样痴情的女子也许他真的会被打动,可是这是他的母亲,而且,大师兄……
无论心中如何作想,脸上都带着微笑起来,【东方曦】笑着说,“我回来了,给你带了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曦哥哥送的我都喜欢”宫夕瑶笑了,带着少女时期的俏皮可爱。
东方未明看着她,无论怎么样的心情,面对她,纵使是处境尴尬至极,他也还有些慰藉。幼时多少次梦中回转,都在想她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如今终于得见,却居然是这种情况之下,但是无论心中压抑着多少事情,他都不愿意让她再受到任何伤害,这是,他的母亲,他梦中寻找了百千回的人。
宫夕瑶很是一个很美的女子,这种美不是说她的长相有多么出众,虽然确实出众,但是更美的,是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感觉,她站在那里,你会感觉到漫天遍野都是盛开的鲜花,而她就站在花从中,回眸一笑百媚生。

注孤生

谷月轩看着哭着离开的曹姑娘心情非常复杂,原因是,曹姑娘跑过来一边哭的梨花带雨一边说“对不起,我是真的喜欢你,我不知道你跟荆棘,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做一个坏人的,祝你们幸福”
谷月轩:喵喵喵?
一边看到曹姑娘还是不太舒服所以躲起来的荆棘:啥玩意?
​​​远处的东方未明:憋住,不能笑。
明明你就笑吧,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谷月轩第二次​​​遇到这种事情,是湘云姑娘,
湘云姑娘红着眼眶哽咽的说,“谷大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东方大哥,他那么喜欢你,别辜负他,我……我……我祝你们幸福”​
然后也哭着跑了……
谷月轩:(⊙o⊙)啥?等等你在说什么
​​​东方未明:等等湘云你回来!
​荆棘:哼,让你笑我。

​第三次,谷月轩是旁观者,
“荆棘我告诉你,他为了你跳崖为了你放弃盟主,为了你什么都不要了,你如果敢再想着那个华山的什么曹姑娘,我绝对饶不了你!”​秦红殇貌似洒脱实际上难过的说着,在东方未明“红殇……”的背景下,离开了。

​​东方未明:红殇!等等你回来!
荆棘:!!!​
谷月轩​​:……